思考快与慢

系统1与系统2

  • 系统1与系统2
    大脑运行的2种方式,或者2种系统:系统1与系统2
    系统1接近直觉,它的运行是无意识且快速的,不怎么费脑力,没有感觉,完全处于自主状态
    系统2接近理性,将注意力转移到需要费脑力的大脑活动上来,例如复杂的运算。系统2的运行通常与行为、选择、关注等主观体验相关联。

    大脑的思维活动可以因长期的训练而变得快速自主。

    当我们清醒时,系统1是自主运行,而系统2则处于不费力的放松状态,运行时只有部分能力参与。系统1不断为系统2提供印象、直觉、意向喝感觉等信息。如果系统2接收了这些信息,则会将印象、直觉等转变为信念,将冲动转化为自主行动。

启发法与偏见

  • 小样本出错风险高
    小样本比大样本产生极端结果的概率大。
    而系统1并不善于质疑,它抑制了不明确的信息,不由自主将信息处理得尽可能的连贯。除非该信息被立刻否定,不然它引发的联想就会扩散开,仿佛这条信息就是千真万确的。
    对随机事件做出因果解释必然是错的。我们追求模式,相信所处的是一个各方面都相互联系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规律并不只是偶然发生,它还是机械的因果联系或是人的意志的结果。

    夸大对小样本的信任是众多错觉中的一种;人们很多观察都归结到因果关系解释上,但许多事实其实只是巧合。

  • 锚定效应

    人们的判断明显收到没有任何信息价值的数字的影响。
    现象:
    如果有人问你甘地去世时年龄是否大约114岁,你在估测他的死亡年龄时,会比锚定问题是35岁(死亡)时更高。
    你在考量买房要花多少钱时,也受到要价的锚定影响。

    锚定有2种形式,一种是它在进行刻意调整时发生的,是系统2的一种运行模式;另一种是有启发效应产生的的,是系统1的自主显示模式。

    锚定效应在生活中无处不在:谈工资,每人限购12灌,这套房子你能接受的最低售价是多少?

    在谈判时,如果对方给出了无礼的提议,你不应该提出同样无礼的提议,因为两者这件有距离的话会使此后的商谈难以进行。你应该大吵大闹,夺门而去,或者威胁对方说自己也会这样做,让对方明白以这个数字为基准的话,谈判将难以继续。

    另外,将注意力集中在对方能接受的最低值或对方无法接受的费用上时,锚定效应会削弱或消除。有意的“为对方着想”的策略是一种抵制锚定的好办法。

  • 可得性启发

    可得性启发定义为通过“实例呈现在脑中的轻松程度”来判断概率的过程。

    现象:
    你可以很轻松的回想起自己注意的突出事件。好莱坞冥想的离婚事件与政客的性丑闻事件格外引人注目,想到这些实例并不难。因此,你很容易扩大好劳务离婚事件喝政客性丑闻的概率。

    一个大事件会暂时提高此类事件的可得性。飞机失事事件会有媒体来报道,这回暂时改变你对飞行安全的看法。

    很多合作团队成员感觉他们做的事情超出了自己的分内工作,还感到其他人并不感激自己做出的贡献。但当你有可能有这种感觉的时间,你的团队里的每个成员也可能有同感。

    那些跟着系统1走的人更容易受到可得性偏见的影响,比哪些警惕性更高的人受到影响的程度更大。

    能力可以提升我们对直觉的信任。

  • 情绪启发式与效用层叠

    人们在做判断和决策时受到情绪的影响:我喜欢它吗?我恨它吗?我对它的感觉有多强烈?

    一些现象:
    中风致死的数量几乎是所有意外事故致死总数的2倍,但80%的受试者却判断意外事故致死的可能性更大
    得病致死是意外死亡的18倍,但两者却被认为概率相等。
    意外死亡被认为是糖尿病致死的300倍,但真正的比率确实1:4

    以上对死亡的估测因媒体报道而有所改变,报道往往偏向新鲜和尖锐的事,媒体不仅影响了公众的兴趣,也收到公众兴趣的影响。

    效用层叠是一连串自持事件,它可能开始于相对次要的事件的媒体报道,然后会引起公众恐慌和大规模的政府行动。

    情绪启发是可得性的一种形式

  • 典型性启发与基础比率
    依据典型性作为预测是下意识的行为,通过只关注典型特征的相似性做出预测的方式,被称作典型性。在通过典型性预测时,容易忽略刁基础比率以及对描述的准确性问题。

    现象:
    对Tom在高三时做心理测试,推断出其个性:
    尽管缺乏创造力,但Tom的智商很高。他喜欢按部就班的简单生活,喜欢干净整洁的环境,屋子里的物件要摆放的规规矩矩。他写的文章很枯燥,偶尔迸发出类似科幻小说的火花,文章还显得有那么点生动。他颇具竞争意识。此外,Tom待人冷淡、缺乏同情心,也不愿跟其他人接触。尽管他总是以自我为中心,却又很强的道德观念。

    预测Tom在大学的的专业:

    1.计算机科学
    2.工程学
    3. 工商管理
    4. 法学
    5. 人文与教育
    6. 社会科学和社会工作

    Tom被刻意设计成“反基础比率的角色”,适合人数少的专业,并不适合人数多的专业。

  • 合取谬误
    人们总是认为,两件事情的联合出现比只出现其中一件事的可能性要大。

    现象:
    琳达,31岁,单身,一位直率又聪明的女士,主修哲学。在学生时代,她对歧视问题喝社会公正问题较为关心,还参加了反核示威游行

    评价一下2种情况,哪种出现概率更高:

    1. 琳达是银行出纳
    2. 琳达是银行出纳,还积极参与女权运动

    少即是多
    现象:
    两套餐具如下:

    A套:40件B套:24件
    餐盘8,全部完好8,全部完好
    8,全部完好8,全部完好
    甜点盘8,全部完好8,全部完好
    杯子8,有2个破损
    杯托8,有7个破损

    3组人员,对此进行估价,其中第1组两个套餐都看到,第2组只看到A套餐具,第3组只看到B套具。第2、3组的估价,B套餐的估价(33美元)比A套餐的估价(23美元)高处许多。

  • 回归平均值
    回归平均值现象是一种正态分布,两次出现极值的概率很小
    当 y = x1+x2,且x1与x2的相关性很低,当第一次观察到y值很突出时,第二次很大概率y值会不那么突出
    两个量之间相关性越低,出现回归平均值的现象就越明显
    样本很小时,观测值更容易突出

    结合回归平均值与直觉进行预测的一种方法:

    1. 找到平均值
    2. 找到受直觉影响的平均值
    3. 评价直觉出现的概率
    4. 更新综合概率

过渡自信与决策错误

  • 后见之明

    人类大脑的常规局限使它没有足够的能力重构过去的知识结构或信念。一旦接收了一种新的世界观(或对世界某一方面的看法发生了变化),你就立即丧失很大一部分回忆能力,无法回想起自己观点改变之前的哪些想法了。

    后见之明的偏见对决策者的评估行为有着恶劣的影响,它导致观察者不是根据判断过程的合理性来判断一个决策的好坏,而是以结果的好坏作为判断标准。这是典型的结果偏见。而且结果越糟糕,后见之明的偏见就越严重。

    人类常会为过去的憾事编造牵强的解释,并信以为真。

    后见之明可能带来2方面的现象:

    1. 那些希望自己的决定能经受住后见之明检测的决策者,只好采用官僚的做派--极不情愿冒风险。
    2. 给那些不负责任的冒险者,带来不应得的回馈。某位将军或者企业家一次疯狂的冒险举动竟然成功了,几次幸运的冒险便会给一个不顾后果的领导人罩上耀眼的光环:极富远见、英勇果敢。

    执行总裁的确会影响公司业绩,但这种影响远比商业书籍中所宣城的要小很多。

  • 不可预测的领域的技能错觉

    现象:
    对一家公司的投资顾问进行分析,一张表格中有25位匿名的财富顾问连续8年的投资收益。按照每位顾问每年的表现进行排序,并决定他们中是否一直存在技能差异,以及同一顾问为客户赢得的收益是否会一年比一年更高。
    结果发现28组关联值的平均值仅为0.01,并未发现技能差异,以及持久的关联性。

    高度主观自信与专业文化(技能)为认知错觉提供了生存的土壤。

    对专家预测不如简单运算准确的解答
    其中一个原因是这些专家试图变得聪明,总想跳出思维的框框,在预测时会考虑将不同特征进行复杂的结合。复杂化对稀奇古怪的事情是有影响的,但十有八九会降低其正确性,将这些特征简单的整合在一起反而会更好。
    一个令人难忘的例子是,婚姻的稳定性可以通过一个公式来预测:做爱的频率-争吵的频率

  • 自信与错觉

    什么时候可以相信专家的直觉?
    满足以下两个条件:

    • 一个可预测、有足够规律可循的环境
    • 一次通过长期训练学习这些规律的机会
      在环境缺乏牢靠的规律时,不要相信直觉。

    人类自信的来源,与以下两点有关:认知放松和一致性。如果我们能很轻松的想到自己想要的那个故事,且哥哥情节之间并无矛盾时,我们就会很自信。

  • 外部意见与规划谬误

    内部意见指的是从事物的内部来看待它,外部意见指的是从不同事物的基础概率看待事物
    人类的普遍偏见:比起外部意见,我们更偏向内部意见

    规划谬误来描述下列计划喝预测:

    1. 不切实际的接近理想状况的计划和预测
    2. 可通过参考类似案例的数据得到提高的计划喝预测

    在与测试使用相似团队的分布信息被称为采纳“外部意见”,他是避免规划谬误的有效方法

    在经济学标准理性模式下,人们愿意冒险是因为胜算大--他们之所以现在能承受有代价的失败,是因为他们相信最终成功的概率很大,这是替代的一个观点。

  • 乐观偏见

    乐观偏见是认知偏见中最重要的一种。

    性情乐观的一个好处是它使我们在困难面前坚持不懈,但这种坚持可能需要付出很高昂的代价。

    心理学家证实,大部分都相信自己比别人有更为理想的特质--他们愿意为这些实验中的信念下一笔小赌注。大型企业的领导有时会在投资巨大的并购上下很大的赌注,因为他们错误的以为自己可以比该公司现任管理层更好的管理其资产。

    小型企业的创办者要求政府在决策方面支持自己时,就会带来让人挠头的政策问题。政府会向这些几年后就破产的企业提供贷款吗?在美国小型企业能够生存5年以上的概率是35%.

    新成立公司创始人认为自己与公司成功的关联度高于80%,但新公司成绩更多取决于其竞争者、市场的变化以及自身的调控。
    这就造成了“竞争忽视”。

    对不确定性的无偏见评价是理性的基石,但这并不是个人或者机构(人们)想要的。在危机中,极度的不确定会造成严重的后果,而且在风险高的时候承认自己只是猜测的做法特变不易被接受。 => 人类想要是确定性

    虽然有这些缺点,但乐观对成功而言同样不可或缺,它使我们在面对挫折与失败时,不会一蹶不振。

    为了部分客服乐观偏见,一种被称为“事前验尸”的方法如下:
    当一个机构即将提出一个重要的决策,但还没有正式下决议时,召集对这个决议有所了解的人开一次短会。在会议之前有一个简短的演说:“设想我们在一年后的今天已经实施的现有计划,但结果惨败。请用5-10分钟简短写下这次惨败的缘由。”

选择与风险

评论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